• 关注与视野

光明日报:国企改革正吹集结号

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建造的半潜式钻修井平台,标注着中国制造新高度。本报记者 冯蕾摄/光明图片

制图:邱玥

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主要方式 东方IC

【经济界面】

先是一波三折的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尘埃落定;随后中国轻工集团、中国工艺集团整体并入中国保利集团,央企户数降至历史性的两位数时代;中国黄金集团混改方案也于近日出炉,旗下中金珠宝引入包括中信证券、京东在内的7家战略投资者;28日,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与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并重组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近期改革动作频频、精彩纷呈的背后,新一轮国企改革加速推进的集结号已然吹响。

1.不设时间表,不搞拉郎配

联通的混改方案被市场认为是“史上力度最大”。按照方案,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四家互联网巨头以及多家垂直行业企业和两家基金,以780亿元人民币的总对价成为中国联通的战略投资者。其中腾讯占比最大,投资110亿元,占5.21%。

在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看来,联通的混改方案有三大示范意义:一是垄断领域的混改探索迈上新台阶。通信领域过去是垄断领域,本来是难以进入的。此次混改国有股比例大幅下降,联通集团对中国联通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63.7%降低到36.7%,引进各类民资股权比例、资金量之大,均超过市场预期。这也极大地激发了民企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入股的积极性,他们期待互联网大数据将在电信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并获得增值。二是业绩相对滞后的国企先行先试,有利于积累改革经验。相比之下,联通在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属发展速度较慢的。“联通相对效益较差、负担较重、体量较小,这样反而会倒逼改革,降低改革成本和风险,有利于积累改革经验。”李锦表示。三是传统国企与新兴互联网企业的首次大规模结盟将为未来国企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提供样板。

“联通显然不仅仅是找一笔钱,而是要通过引进互联网技术,带动中高端的4G、5G、6G发展,寻找未来通信业的增长点。”李锦认为,此次混改将扩大中国联通在创新业务领域的供给,培育壮大公司创新发展的新动能,双方“联姻”带来的混改“红利”未来几年之内将显现。

国企混改进程可谓紧锣密鼓。日前中国黄金集团旗下中金珠宝也迈出较大步伐,大范围引入7家战略投资者、1家产业投资者,持股比例分别达到24.52%和9.81%,加之员工持股,三方共计持股41%,融资总额达22.5亿元,中国黄金集团持股比例降至43%。“中金混改就是要实现引资本与转机制相结合,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珠宝行业领军企业。”中国黄金集团董事长宋鑫指出。

显而易见,此轮混改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将为今后的混改提供借鉴和启发。“包括联通、中国黄金在内的这些企业将蹚出一条新路径,在混改的目标、路径、方法、标准等方面为今后的混改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李锦表示。

作为此轮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步伐可谓“稳中求进”,既“不设时间表,不搞拉郎配”“成熟一个推进一个”,又大胆尝试,务求实效。据统计,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央企及下属企业共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1995项。截至2016年底,央企集团及下属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到了68.9%。近两年来,国企混改速度明显加快。2016年新增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数同比增长45.6%。截至今年3月底,省级国资委监管各级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数量较2016年底增长3%。

2.不求物理变化,务求化学反应

关于央企的重组,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央企业户数年内有望整合到100家之内。这个目标随着保利合并中国轻工、中国工艺以及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的成立而变为现实。

党的十八大以来,央企整合的步伐持续推进,共涉及中央企业33家。仔细盘点会发现,央企重组大致有四种情况:一是强强联合,如原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重组形成中国中车,原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重组形成中国远洋海运,原宝钢、武钢重组形成宝武集团。二是优势互补的重组,如原中电投集团和国家核电重组形成国家电投,中国五矿和中冶集团的重组,中冶集团并入中国五矿。三是吸收合并的重组,如招商局集团和中国外运长航的重组。四是共建共享的新组建方式,如三家通信企业共同成立铁塔公司。

“中央企业重组不是为了减户数,而是注重重组效果。不是仅仅停留在物理变化上,而是追求发生化学反应。能不能做到1+1>2,能不能通过重组合并减少重复投资、重复建设,节约运营成本,能不能产生协同效益,提高国际竞争力,是考验重组成功与否的关键。”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春晓指出。

从效果上看,目前重组红利正在逐步释放中,整合成效开始逐步显现:一是重组后,资源配置效率有效提升,带动企业效益大幅增加。中国远洋海运在波罗的海指数创新低的情况下,利润逆势上扬,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161亿元,同比增加47.3%;今年1—4月,实现利润总额54亿元,同比增加17.7%。二是通过内部整合,有效解决了重组前的重复投资、恶性竞争、力量分散等问题。宝钢、武钢重组前亏损上百亿元,重组后压减过剩产能近千万吨,当年实现盈利70亿元。三是创新能力实现新提升。国家电投整合国家核电和中电投集团科研资源组建的研究院,全面完成了CAP1400研发设计,发布123项行业和国家标准,形成了支持三代核电自主化发展和走出去的标准体系。四是重组提升了企业的行业地位和话语权。中国中车集团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产品最全、技术领先的轨道交通装备企业,产品覆盖全球83%拥有铁路的国家,占全球轨道交通市场的四分之一。

“这一轮重组最大的特征是不以行政手段为主,而是以市场配置为主。如果说‘十一五’期间国企重组是为了做大做强,‘十二五’时期是为了做强做优,到了‘十三五’期间,就是通过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实现国企产业链的优化和价值链的强化。”张春晓表示。

3.不只是简单的资本累加,更注重文化的融合

目前,我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超过144万亿元,在国民经济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深入推进国企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篇章,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

当前,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基本完成,改革试点全面铺开,需要围绕做强做优做大目标,加快深度变革、细处落实的步伐。“混改不是简单的技术或资本的累加,关键在于通过变革公司治理机制和市场化经营,产生更大的效益。”在李锦看来,以此次联通混改为例,董事会的规范化、市场化将会是最大的考验,“此次入局的企业数量较多,其间利益交错复杂,各方能否通过规范化管理选出代表各方的董事,能否加强职业经理人建设,对符合政策要求的高级管理人员探索施行中长期激励机制,并建立与激励机制相配套的约束机制,将会是接下来联通混改最关键的问题。”

目前,前两批近20家中央企业混改试点正在顺利实施,第二批10家试点企业已基本批复,第三批混改试点已筛选数十家央企,石油、天然气领域混改试点也将在第三批试点中统筹推进。据悉,在第三批混改试点中,除了继续选择部分中央企业纳入试点范围外,还将遴选一部分地方国有企业纳入试点。

重组的过程中同样面临不小的困难。“两个集团的重组,最大的问题是企业文化的融合。合并以后,如何在文化上进行融合实现企业战略协同是央企重组面临的首要难题。另外,两个集团合并以后必然要向中高端产业布局,同时退出一些业务。这就涉及人员安排、资产处置、债务重组等,需要做大量细致工作,这些工作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重组后的效果,也是不得不面临的挑战。”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指出。

据悉,今年还将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鼓励央企以获取关键技术、核心资源、知名品牌、市场渠道等为重点,积极开展并购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推动质量品牌提升。

党的十八大以来,央企已从115家减少到目前的98家,国企究竟“改”什么?“历经深刻的体制变革和无情的市场洗礼,国有企业攻坚克难,矢志改革,其根本目标在于确保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让国有企业真正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走向市场,由大到强。同时,也要带动其他所有制成分的发展,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张春晓指出。根据相关要求,到2020年,我国要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培育一大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国有骨干企业。(记者 温源 通讯员 童浩)